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国际话语的中国时代一定会来临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05:30:27

国际话语的中国时代一定会来临

一个国家的自立自强不仅仅是经济、政治和军事方面的自立自强,也包括思想文化和价值观的自立自强。文化价值观上的独立、自觉与自信,已经成为一个民族国家自立自强的根本性课题。中国有一句古话,三十而立,现在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已经过去了30多年,我们国家理应在这些方面都立起来。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奇迹世人关注,中国故事传播全球,北京共识、中国模式成为当今世界探讨的热点话题,但是我们在思想文化和价值观上是否得到全世界的普遍认可,我们是否成功地占领了道德的制高点,这方面是值得深思的。

核心价值观是每一个时代、每一个社会表征自己精神内核的文化符号。核心价值观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名片和文化标识,是一个民族走向世界的“身份证”。缺乏自身的独特价值观,对内难以获得认同,凝聚全国人民的目标和意志;对外交往中,则不可能占据宣传舆论上的主动,占据道德上的制高点。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身份标识、文化符号和文化内核,是中国作为大国走向世界的文化象征,是中国向世人展示的文化名片,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的思想理论前提,是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身份密码的“DNA”,是“中国梦”的价值愿景。

在世界交往中,惟有通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清晰地界定“我是谁”,在趋同化的世界表象中才能清晰地显现自身的特殊性和差异性。西方之所谓西方,美国之所谓美国,并不是通过纽约的地铁、曼哈顿的摩天大楼、蜘蛛状的高速公路、奔驰的卡迪拉克等来界定自己的身份,而是通过所谓普世价值观来表征自己的身份,依凭“自由、、人权”的价值观通行全世界。中国也在走向现代化,在相似的现代化进程中如何才能保持中华民族的独特性,如何才能避免中国成为西方的又一个“他者”,恐怕只能通过我们独特的文化血脉和文化精神,只能确立属于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在我看来,有没有属于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是中国道路、“北京共识”、中国模式是否成立的前提条件。如果缺乏自身独特的核心价值观,那么,“中国特色”就是不明确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就是不确定的,“北京共识”就是模糊的。

核心价值观对于中国对外话语权的建构具有重大意义,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一方面,核心价值观关系到能否占领话语权的制高点。从世界历史的发展看,核心价值观的竞争,关乎谁引领历史发展进步的潮流和趋势,谁主导国际话语权,谁占领文化软实力和道德的制高点。我们知道,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确立在时间上先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而我们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明确界定则远远滞后于社会主义中国的成立。这是导致我们在话语权上被动的部分原因。因为核心价值观这个问题,你不说,总是有人替你说!替你说的人基本对你不利!你说慢了,就给别人留下编造的时间和空间!现实也正是如此。一直以来,西方人总是在替我们说;他们说的基本对我们不利;我们说慢了,就给了他们编造和杜撰的时间;他们编造的“专制”、“不尊重人权”、“没有自由”等等都不符合中国的事实,却符合他们的利益和需要。假如我们早先一步在自己的这张名片上写上24个光鲜亮丽的大字,是不是就给了世界一个了解中国的全新视角。

今天,我们明确界定了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24个字与西方“自由、、人权”的核心价值观相比,丝毫不逊色,反而要高出一筹。

另一方面,核心价值观关系到能否打赢西方挑起的价值观之战。今天的世界越来越以价值观来划界,世界秩序正在按照文化价值观重组,相同价值观的国家走到一起,出现了所谓“价值观外交”。中国以西方无法接受的方式迅速崛起,这是西方试图竭力避免的结局。西方在利用传统的军事手段、经济手段、政治手段遏制中国已经行不通的背景下,对中国进行价值观围剿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西方国家针对中国挑起的价值观之战已经不是一种可能,而是一种事实。以美国、日本为首,西方国家正在展开一场“重视、自由、人权、市场经济等普遍价值”的外交,意图构筑针对中国的“C型包围圈”,打造一个涵盖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东、中东欧到波罗的海各国,以普世价值为基础的“自由繁荣之弧”。“价值观外交”的实质就是打着“自由、、人权、法制、市场经济”的幌子,拉帮结派,利用“共同价值观”对中国施压,围堵中国、遏制中国。中国自己在心理上要强大起来。当然,这种强大不是阿Q式的强大,而是除了经济、军事上的强大之外,在文化价值观上强大、自信起来。打不赢这场新型战争,中国将满盘皆输。

提升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不能绕开核心价值观。

一是要在价值观交锋中敢于发声、敢于亮剑。改革开放却也有一定的合理因素以来,西方国家总是有人打着与“国际惯例接轨”的旗号,期望以西方的价值作为我们的选择,以西方人的智慧来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国家也有人跟随西方的主张起舞,将自己的文化权力和文化交给了西方人,把价值选择的方向和标准定位开展了“关爱留守儿童”送健康义诊活动于“西方”,这不是一个智者的选择,不是一个伟大民族的做派,而是一种文化的缺失,是一种文化权力的放弃,是一种“文化软骨病”。中国人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立场,坚守自己的文化,盲目地将西方人无偿提供的价值观念置入中国的实际,由于无视中国文化传统、历史命运和现实国情的特殊性而必将出现水土不服的结果,最终陷入西方人所预设的“美丽陷阱”。因为西方的文化价值观念对于中国的文化传统而言,对于中国的独特历史命运而言,对于中国的现实国情而言,恐怕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只能起到“隔岸观火”、“隔靴瘙痒”的作用。

其实,西方的价值体系远没有它所宣传的那么美丽和诱人,它的实质和核心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然而,西方却始终以普世价值标准的裁判者身份出现,以“世界人权警察”的身份出现,对非西方国家指手画脚。我们应该有我们的价值观定力,不必在乎别人说三道四,不能跌入西方挖掘的价值观陷阱。

二是要将美好的价值愿景转化为美丽的事实。在我看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首先是一种价值理想、价值追求,还不完全是一种价值事实,价值理想与价值事实之间还存在落差和间距。

今天,我们既要看到成绩,也要看到问题。成绩是价值观自信的深刻基础。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道路”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功,我们用30多年的时间至少走过了德国150年、美法200年、英国300年所走过的路。中国GDP在2010年超过日本,2014年底已经相当于两个日本,中国GDP两年增加的体量大约等于一个意大利,一年新增的GDP体量等于一个印度尼西亚、两个瑞典,三个马来西亚,四个菲律宾,五个葡萄牙。用林毅夫先生的话来说,中国底子这么薄、条件那么差,连续36年实现稳定高速增长,应该讲道路是正确的,体制也是有效的。这种理论自信要是没有的话,就不会有道路自信,也不会有制度自信了。

当然,30多年来,我们也累积了诸多的问题,有的问题还相当严重。说得好不如做得好。如果我们能够直面问题,集中力量解决问题,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理想变成现实,从理念变成实践,以铁的事实告诉世人,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到那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将成为全球的主导话语,中国也必将站在国际话语舞台的中央。今天,以同志为的党中央直面问题,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作风解决问题,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以同志为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中国的发展优势一定会转化为话语优势,国际话语的中国时代一定会来临。

湿疹是不是越挠越痒
健儿清解液治疗胃肠感冒
华邦制药利奈唑胺片要服用多久
TX品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