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求仙则仙 第六百二十八章 情之一字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8:27

求仙则仙 第六百二十八章 情之一字

而现在,唐承念点头了。

盛翡愣住。

在唐承念的逼迫下,年七莺不得不说道:“好,那你就去将大小姐和姑爷请进来吧。”

又是一大群人前呼后拥着两个装扮华贵的人走了进来。

一个像个画中仕女,正是盛翡的姐姐,这个家的大小姐,盛珺。

而她身边那个面容冷峻的男人,一身青衣飘逸。

盛翡抿着唇,缓缓地端详着那个男人,好半天,她才唤了一声:“延洛哥哥。”

大小姐的姑爷,她的堂姐夫,正是她原本的未婚夫,樊延洛!

樊延洛本是冷冷地看着盛辜攸与年七莺,轻描淡写地打招呼,旁边是好像有两个客人,但都是女子,他也无意去看她们的容颜。谁知此时,他却从其中一个的嘴巴里,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音调。

“樊延洛!”盛翡猛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大踏步走到两人面前,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她猛地伸出手,狠狠地在樊延洛的脸上抽了一巴掌,“樊延洛,你负我!”

是翡翡!

“翡翡!”

被樊延洛强迫自己遗忘了十年的容颜,一朝重现。她变了一点点,但还是那记忆中的影子,那皱眉的模样,那生气的小表情,全是只有盛翡才有的。

即使被扇了一巴掌,樊延洛也只是恍惚地看着这张脸。

他不生气。

他只以为自己又回到小时候,他们还是少年时,盛翡站在他面前,偶尔会闹小别扭,他只要稍微说几句话,她便会与他破冰,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怎么会负你?”他喃喃,“我爱你啊。”

“你爱我?但你已经另娶她人了!”盛翡后退一步,“你娶的人竟然还是我的姐姐!”

另娶她人。

姐姐。

樊延洛被残酷地抓回了现实里,他一偏头,便看到了盛珺隐忍委屈的神情。

见他看来,盛珺便将头转开。

“珺珺……”

盛翡听着这样陌生的称呼,又忍不住甩起了手臂,她只想再狠狠给他一巴掌,才能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珺珺?樊延洛与她相爱时,从来都是和她一样,规规矩矩地叫盛珺为姐姐!珺珺二字,只是不断令盛翡想起面前这个人是如何负心薄幸的。

然而这一次,她的手被抓住了。

是盛珺用双手抓住了她的手。

她看起来十分勉强,但却依旧坚持地抓着她的手,哪怕只能用两只手的力气才能勉勉强强地抓紧她。

盛翡可以感觉得到,自己身边所有的人投来的目光都带着三四分甚至七八分不满。

她就像是一个不知好歹的泼妇。

“翡翡,你不要怪我们。”盛珺轻声说道。

盛珺的贴身侍婢芸然忍不住叫骂道:“二小姐!您难道还要怪大小姐么!当年您不告而别,害盛家,害姑爷多没面子!要不是我家小姐替嫁,盛家的名声就要被您一个人败光了!”

“不告而别?你是想说逃婚吧?”盛翡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道光。

盛珺看着她的表情,心中忐忑不安。

“姐姐,您以为,过了十年,我就全忘了吗?当年,延洛受伤,是你告诉我,食魂密林对面的城镇里有鬼古藤的消息。你叫我去那里找,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不是不告而别?我一去不复返,你为什么不告诉你爹娘,为什么不告诉延洛,我是去替他找鬼古藤了?你明知道我不是逃婚,却隐瞒这个消息,要让所有人都以为我不告而别,图什么啊?”盛翡笑了起来,她看了樊延洛一眼,“我如今终于知道你图什么了。”

樊延洛听完这些话,不禁一愣,当即看向了盛珺。

盛珺在心中苦笑,哪怕相互陪伴度过了十年,他竟然还是怀疑她。

此时此刻,她说什么都是狡辩,还不如承认。盛珺望了盛翡一眼,心中哀叹,自己竟然真的那么天真,以为翡翡还会如从前那样,替她隐瞒过错……果然,翡翡还是变了啊。

居然也晓得什么叫反抗了。

“是,我喜欢延洛,和你一样喜欢延洛。”

众人哗然。

那盛珺便是承认,她隐瞒了消息吗?

盛珺接着说道:“可是,当年我从未想过要不管你。只是,你从前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我以为你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了眼。我想,与其让人知道真相失望,还不如……”

盛翡几乎要吐了。

“我那么多年不回来,你只怀疑我被花花世界迷了眼,竟然从未怀疑过我可能是被人掳走?你从未担心过我会出事?”盛翡回想着自己在佘疑古城里日日夜夜只想着回家,日日夜夜想念着亲人与情郎,那些回忆,在此时此刻,全成了最丑陋,也是她最不愿意想起的噩梦。那些记忆,忽然就变得那么的恶心。“我被人硬留在那里,替他们做事,赌上生命做各种随时会死的事情,我能撑下去,就是一直觉得你们会来找我!我以为,你们一定是没找到我,我从我想过,你们根本没有想过来救我!十年过去,最后竟然是我救了我自己……”

盛珺痛苦地说道:“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早就喜欢延洛了啊!”

喜欢?

好委屈的爱呀。

直到这一刻,盛翡才终于留下眼泪。

这眼泪不是给樊延洛的“爱情”,不是给盛珺的“友情”,只是给她自己的怜悯罢了!

“你早就喜欢延洛,过了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告诉他?非要等他成了我的未婚夫,你才想到要抢?为了抢一份你看中的爱情,你连我是生是死也不在乎了?假如我死在外面,我是不是要背负着逃婚的罪名到永远?你到死都是纯洁无暇替我受过的盛珺,而我呢?你连一次都不曾想过……我吗?”

盛珺也哭了,她哭得更加凄楚,可怜。

“不是……不是的……我从未这样想过,我只是爱延洛呀……”她看向身旁的樊延洛,她去抓他的手,她一抓住,他就甩开她,但她继续握住,直到樊延洛不放开。“延洛哥哥,你还不懂什么是爱吗?情之一字,害人害己……我只是……我只是太爱你了……”

樊延洛与盛珺成婚十年,怎么可能真的没有一丁点感情?

他若是真的爱盛翡爱到无法自拔,如何会立刻答应让盛珺替嫁?

樊延洛便握紧了盛珺的手,看向盛翡,轻声道:“翡翡,你姐姐她……”

“啪嚓”

有什么东西被摔到了地上。

是一块玉佩。

但它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

“樊延洛,我竟然曾经喜欢过你?”盛翡大笑,“你这么多情,这么无情,我怎么会喜欢你啊?是当年我太愚蠢,瞎了眼,但现在我没那么蠢,那么瞎眼了!樊延洛,玉佩是你送给我的,我不要了!如今不是你弃我而去,不是你另娶她人,是我嫌你滥情,是我不要你了!”

樊延洛的双眼盯着那块碎裂的玉佩,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他忽然放开了盛珺的手。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定一生……这些誓约他说得信誓旦旦,他怎么忘了呢?

盛翡悲伤的神情,就像一把刀,在樊延洛的心上划。

她不要他了。

十年间,他想过无数次盛翡回来,他要怎么做。

那些幻想都成了空。

原来,就算回来,盛翡也不要他了。

从他抱着报复之心,娶了她的姐姐的那一天起,他与盛翡,就永远不能在一起了。

最可笑的是,原来,害他们不能在一起的人,就是盛珺。

当年他受了伤后,盛翡便离开,所有人都说她不告而别。

盛珺用鬼古藤救了他,因为只有鬼古藤能救他。

盛珺是无意的?

樊延洛信他才是真的蠢。

盛珺明明有鬼古藤,还利用鬼古藤的消息将盛翡骗走,她根本就是存心要让盛翡消失!盛翡何曾去过那么远的地方?她就算离开耒原,也是他陪着她,她要穿越食魂密林,几乎回不来!可是,为了他,她仍然愿意冒险。

可他是怎么回报盛翡的?

他娶了那个害她的人,许了原该是属于盛翡的十年幸福!

“延洛,延洛……没关系……没关系……还有我……”盛珺猛然抓紧了他的胳膊,她的心中闪过一丝畏惧,她怕,或许盛翡这些话,真的会让樊延洛离开她。

可她是多么努力,才让樊延洛属于她啊!

她绝不能让属于她的离开她……绝不能……

“什么情之一字,害人害己啊?”唐承念凉薄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喜欢樊延洛,为了嫁给他,便眼睁睁看着其他人污蔑翡翡?翡翡在外面受苦受难的时候,你做你幸福的新嫁娘!是你偷了别人的幸福,抢了别人的幸福,你连认这错都不敢?是翡翡害你幸福?是樊延洛害你幸福?你不过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罢了!别扯上情爱给你做遮羞布,你还不配!非要说爱,你最喜欢的人只不过是你自己罢了!”

她大踏步走到呆立的盛翡面前,拉住她的手:“翡翡,这个地方藏污纳垢,脏得很,我们还是先走吧!”

说完,就扯着她往外走。

兰考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疗银屑病医院
北联NK细胞选择
秦皇岛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肇庆手术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