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宋朝才女朱淑略

发布时间:2020-10-16 07:54:28
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宋代才女·朱淑珍

朱淑真,号幽栖居士,相传是大理学家朱熹的侄女。她生于钱塘江畔,也有人说她是浙中南宁人,江南的湖光山色,不但滋润了淑真秀美的容颜,更是为她注入一丝灵性,使得她聪明灵巧。

淑真的父亲曾在浙西做官,家境优裕,淑真自幼便遭到了良好的教育,经史博通,能文能画,尤擅诗词,小小年纪,便有着才女之名。

江南山水的灵秀,女子心性的细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生活,让淑真不能不向往着尔后夫妻恩爱相守,诗情画意的场面。初合双鬟学画眉,谓之心史书她谁?

待将满抱中秋月,分付萧郎万首诗。青葱岁月中,女儿家的心事,付与谁说?惟愿觅得一名知她懂她,怜她爱她的郎君,自此张敞画眉,举案相随,更是分付他情诗万首诗。

诗中掩不住的女儿情态跃然而出,由中可以看出朱淑真对爱情流露出的纯真向往。

从朱淑真留下的诗中可以推测,少女时的她仿佛有一名意中人,彼此两情相悦,心心相惜。

淑真提笔写道:门前春水碧如天,座上诗人逸似仙。

白璧一双无玷缺,归去又无缘。春水碧如天,座上男子飘逸出尘、俊逸似仙,宛如那白璧一双,而去,这番邂逅令淑真感叹彼此无缘。

想来,这温润如玉而去的诗人,便是淑真的意中人了。

既然与千万人中相逢,自是不愿就此错过,故而淑真与这位情郎还有过些许约会,相恋中的甜蜜与喜悦,都在她的笔下得到了充分印证: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归来懒傍妆台。这首《清平乐·夏日游湖》抒发了淑真的1腔热情。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激情如火时,礼教束缚,都显得那末微不足道,仅需纵情去享受这片刻的温暖和幸福。

淑真的直白大胆,难怪后来她的父母将她的诗词付之一炬,道学家们也诋之为佚文女”有失妇德”

但是词学家却给予了高度的赞美:淑真的‘娇痴不怕人猜’放诞得妙。

这样情真意切之语,展现的,是淑真对封建道德礼规的不屑,是对爱情执着不懈的寻求,是灵性的山水为她赋予的个性自由的大胆出现。

但是,世事难逐人愿,对感情寄与的希望越大,对比朱淑真尔后的境遇,内心的苦痛自然更加深入。

淑真的乖戾大胆,自然是父母不能容忍的,因此昼夜相逼后,19岁的朱淑真违心嫁给了一个小吏。

。

所爱的之人,却未与之缔结连理,朱淑真心中的痛楚可如谁诉?

但是,既然已嫁给了丈夫,秉着封建社会的三从四德,淑真对丈夫也开始存有一丝希望,盼着二人可以诗情画意,携手人生。

出嫁后的朱淑真,随丈夫宦游于吴越荆楚之间,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由于不堪这样颠沛的生活,便转身回到了故乡。

相传,因不堪夫妻之间的分别,朱淑真曾作一圈儿词寄给丈夫以解相思之情。信上无字,都是圈圈点点。

丈夫不解其意。于书脊夹缝见蝇头小楷的《相思词》顿悟失笑:相思欲寄无从寄。

画个圈儿替。

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

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

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月缺了会圆,月圆了会缺。

整圆是团圆,半圈儿是别离。

我密密加圈儿。

你须密密知我意。

还有数不尽的相思情。

我一路圈儿圈到底。句句皆是真情,你侬我侬,情意绵绵,故而丈夫第二日便雇船回到了故里。

词中淑真的才气,涵蓄幽默都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新婚之际,她与丈夫之间还是存咋见之欢的。

一开始。朱淑真对丈夫还抱有各种空想。希望他能心怀大志。功成名就。乃至是屡次作诗勉励他:美噗莫辞雕作器。涡流终见积成渊。

鸿鸽羽仪养成,飞腾早晚看冲天。但是,令淑真失望的,丈夫只是个俗吏,即便是在吴越荆楚等地展转为官,但早已是满口官腔,浑身铜臭味,一门心思搜刮钱财,钻营仕途,喜好美色,置淑真不管不顾。

自此,淑真与丈夫可以说就仿佛成了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没有了往昔的甜蜜,也没有了相聚的欢愉,山色水光随地改,共谁裁减入新诗朱淑真只能独自一人观这山水美景,吟咏诗词佳句。鸥鹭鸳鸯作一池,须知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何似休生连理枝。鸥鹭鸳鸯各不相配,而自己与丈夫早已是同床异梦,相守不相知,无尽的孤单与愁绪令淑真不能不开始怀疑彼此结合的毛病,发出了何似休生连理枝这样的诘问。

其实,像朱淑真这样嫁入官宦之家,生活富足,相不断变线和变化节奏夫教子,或许是古代大多数女子的最大愿望。

倘若淑真能安于现状,甘心做个官太太,和丈夫将就着过下去,也许她的人生际遇就不会这么悲苦。

但是朱淑真却不肯屈服,她苦苦挣扎,希望寻觅一份属于自己的真感情。但愈是这样想,她的心情却反而愈发苦闷压抑。

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不随黄叶舞秋风要保持本身的高节操守,不愿与粗鄙的丈夫为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朱淑真在诗句中发出了对女性独立人格的呼唤。

但是朱淑真太过天真,与她所对峙的,又未尝只是冷落了她的丈夫呢?而是全部封建礼教,她又怎能轻易反抗?

不愿让步,不愿违背自己的本心,故而朱淑真的心情愈发凄凉。

面对如今的境遇,她选择沉醉在过去的美好回想中,以此来减缓现状带来的悲苦。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孤单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因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仍然。辗转翠衾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江城子·赏春对尊前,忆前欢流年光转,比较今昔,朱淑真只能无穷怀念往昔的美好。泪眼倚栏杆,当初南浦路上,彼此依依惜别的情状,都是过去的深情厚意。梦醒后,更是愁恨如昨。

天易见,见伊难简单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朱淑真内心的执念与苦闷,现实不如意的婚姻,心中念念不忘的人,两难之间,淑真真个是心中百转千回,只剩下刻骨的悲凉。

从少女时期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的放诞任情,到对尊前,忆前欢”的黯然伤神,从中可以料想,婚前的朱淑真确实有个相爱却因种种遗憾未能牵手的恋人。

故而,以后孤单无奈的生活中,淑真自然倍加思念那些曾美好的岁月。只惋惜,回想虽美,却愈发衬托得现实的残酷,而淑真的内心自然更是痛苦无助。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春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1首《减字木兰花·春怨》开篇便是五个独字,那种百无聊赖,形单影吊的孤单凄凉油然而出。

夜深人静时,相思无所寄,只剩孤灯1盏,泪已干,妆已残,只能是顾影自怜。

。

相传,后来朱淑真终究突破家庭的阻碍,本身回到了浙江钱塘的外家。

但是外家的父母,乃至周围的邻里,都认为她不守妇道,对丈夫不忠,不安分守己。乃至更有人将她的生活说成是桑淄之行”乃至贬她为泆女”

各种流言秽语纷至沓来,是是非非令朱淑真在中抬不开端,诚如阮玲玉留下的那句人言可畏朱淑真终究投水而死,卒年不详。

更让人叹惋的是,朱淑真死后,她的父母认为女儿丢尽了自家的颜面,一怒之下,将女儿的诗词全都付之一炬,认为都是女儿爱写这些所谓的淫词艳句才落得如今的下场。

据《断肠集序》中说: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如青冢之可吊,并其诗为父母一火焚之,今所传者百不一存,是重不幸也,呜呼冤哉!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父母亲人不理解她,不爱她,但是喜欢她诗词的却不乏其人。

朱淑真死后,一个爱好她诗词的魏仲恭,在钱塘的市井之间,搜集她的断简残篇,集诗名曰《断肠集》集词名曰《断肠词》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照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首《生查子·元夕》也有人说是欧阳修所作,不过个人还是更倾向于朱淑真的真实写照。

月上柳梢,黄昏漫漫,元宵夜上游人匆匆,花灯满目琳琅,万花过眼皆不经意,唯一等待的,却是那位白衣翩翩的诗人。

但是,风景照旧,人却不在,当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作为与李清照并肩的女词人,朱淑真身上缺少的,是易安居士勇于同不和谐婚姻破裂到底的胆识和勇气。

李清照被张汝舟骗婚后,勇于同张汝舟对簿公堂,即便是为之付出九天的牢狱之灾,激起也在所不惜。

朱淑真勇于从夫家出走,勇于写出充满女性解放的诗词,但是却不能面对娘家和流言蜚语的苛责。令后人为之惋惜!

小宝宝蛋白质过敏喝什么奶粉
快速解决宝宝积食方法有哪些
小孩吃多了积食怎么办
肝硬化需要全疗程用药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