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研究生遭传销女子感情诱导洗脑被骗7万

发布时间:2019-07-21 04:11:15

一名传销人员认真记录的工作总结和工作计划。本报记者 谢洋摄

传销人员内部交流的资料。本报记者 谢洋摄

本报记者 谢洋

在广西北海活动的一个传销体系中,24岁的陆梅算得上一号传奇人物。在她发展的下线中,除了亲朋好友,还有一名完全陌生的名校研究生阿强。在鼓动亲戚朋友加入传销都十分困难的当下,能够让一名不熟悉的 三高 (指 高职位、高收入、高学历 群体)人士心甘情愿地掏出69800元,不仅让她很有成就感,还让她获得了备受推崇的 行业地位 。

陆梅的成功带给阿强的是一段噩梦般的经历。几回梦里惊醒,他如坠万丈深渊。作为一个25岁的成年男人,在认清传销骗局的那一刻,他有种想抱头痛哭的冲动, 一直以为自己能看清楚人性的东西,今天终于错了,欺骗的感觉原来杀伤力那么重! 阿强说,这种刻骨铭心的痛,他永远不会忘记。

善意的谎言

2011年初夏,正在准备毕业答辩的阿强在一次聚会上,经同学介绍认识了陆梅。长相甜美的陆梅并不像许多同龄人那样世故现实,在聊起未来的人生规划时,她说自己理想中的男友不是有车有房的富二代,而是能够共同奋斗,一起开创未来的人。

当时阿强正跟几名同学在电子商务方面创业,经常加班熬夜,陆梅不仅贴心地打包宵夜来看他,还鼓励他与其找份稳定的工作,不如自己去创业,而且不一定非得留在 北上广 (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去二三线城市发展也不错。

接触得越多,阿强对陆梅这个温柔懂事的女孩越有好感。相识半个月后,陆梅跟阿强说,她所在的公司派她去湛江考察服装市场,她担心一个人出差不安全,希望他能陪着一起去。

这样的机会,热恋中的阿强当然是求之不得。跟陆梅乘车抵达湛江后,陆梅突然告诉他,刚刚接到公司通知,她临时要先去一趟广西合浦,过两天再回湛江。反正都已经出门,既然陆梅提出需要,他也只好跟随了。候车时,他才看清陆梅手里拿着的是两张去往广西北海的车票。

那边传销那么厉害,你都敢去啊? 阿强以前从新闻中看到有关北海是传销天堂的报道,不由心头一紧。

没有直达合浦的车,要先到北海转车啊。 陆梅轻松地一笑,打消了阿强的疑虑。在湛江开往北海的长途车上,阿强觉得身边的这个女孩子,虽然看上去娇小柔弱,却敢一个人到外面闯,真是很干练。

抵达北海已是第二天早上,陆梅带着阿强来到北海凯旋国际商务大酒店顶楼的 60 旋转餐厅喝早茶,餐厅里天南海北的口音都能听到,让人感觉这里的外地人很多。之后,他们又去参观了北部湾一号楼盘、看了湖南路等老城区的银行网点,并匆匆在北海银滩公园逛了一圈。

中午吃饭时,陆梅接到一个电话,说下午要去当地拜访一个朋友。到朋友家后,阿强很快发觉有些不对劲,不是说过来做服装生意的吗?怎么聊的都是国家如何建设北部湾经济区、西部大开发什么的。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传销骗局,阿强感觉愤怒极了,原来这个女孩子从头到尾都是在骗他,同时他又有些担心,因为新闻中把传销说得那么恐怖,他怕在这边人生地不熟,自己被人身禁锢了 要走也要制定一个周全的计划再走。

你想想陆梅一个女孩子,她又何尝愿意骗你,她这样邀请你过来其实是用心良苦! 陆梅的朋友在一旁不停地劝说。直到后来加入传销组织,阿强才明白,陆梅的这种做法在行业内被称为 善意的谎言 。在传销体系的逻辑中,谎言居然也分善意和恶意, 用 谎言 邀约亲朋好友是为了他们不错过一次赚钱的机会,就属于 善意的谎言 。

事实上,传销人员编织出这样的逻辑也是逼不得已。现如今,如果再提起国家项目、提到一些传销重灾区的地名,很多人马上就会联想到 传销 而拒绝邀约。为了把人骗过来接受洗脑,传销人员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总结出一整套电话邀约的技巧,包括赞美对方、投其所好、欲擒故纵、重复邀约等;跟亲人撒谎时,他们甚至可以编出自己在外地出车祸、让对方马上带钱过来治病这样的谎言。记者在跟传销人员交流时,一名业务员直言不讳地说,要做这一行,首先就得丢掉人格。

爱情的俘虏

把人骗过来,只是传销洗脑的第一步,既然阿强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陷入传销骗局,为何后来还是心甘情愿地加入呢?用时下流行的一首歌来解释,都是 因为爱情 。

当晚,经过两班业务员轮流洗脑后,阿强回到住处盘算着怎么找机会溜走。陆梅看出他情绪有问题,哄着他到北海老街的一家咖啡店吃饭谈心。朦胧的灯光下,陆梅跟他聊了很多,包括成长的经历、曾经失败的恋情、目前家庭的苦恼等,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庞,阿强觉得对面坐着的这个女生也不像坏人,也许她是被人指使做传销的吧?

吃完饭,喝完咖啡,出来时已是晚上10点,车站已经关门了。回到住处,阿强发了一条短信给广州的好友,让他帮忙查查北海这边的传销到底是怎么回事。朋友上网查得很详细,说这肯定是资本运作,而且鼓动性很强,很多硕士、博士都被洗脑了,让他明天一早赶快回来。

了解到这里的传销不会限制人身自由,阿强悬着的心放松了很多。他觉得那些人之所以被洗脑,可能是因为不够聪明。既然跟着陆梅来了,不如冒险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搞清楚这个看上去不错的女孩为什么要做这个行业,说不定还能把她挽救回来。

听了传销业务员的几次讲解,阿强觉得陆梅参与的是一种升级版的传销,传销人员不仅懂得利用国家政策包装他们所谓的项目,还能打通书店,公开出售资本运作的书籍和光盘。其中的内容包括如何做好行业销售的技巧,对国家政策的断章取义,虚假的权威媒体的报道,以及伪造的中央部委文件。涉及的概念包括支持北部湾开发、应对金融危机、搭建新的融资平台、投身资本运作成为中国的巴菲特、必将崛起的中国资本市场、如何正确对待宏观调控、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广西经济社会发展若干意见等,当这些概念放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有些真假莫辨。

但是,和网上看到的揭露出的传销现象相比,阿强发现这里的不少现象让他难以解释:网上说传销有很多都是打地铺、吃咸菜的老鼠会,但这边有的业务员拖家带口整个家庭都在这里,如果真的是传销,他们怎么可能把年迈的父母也拉进来呢?此外,业务员声称,他们使用的一种长号集团网,互相打电话不要钱,打外地电话比打市话还便宜,是政府为了支持资本运作项目专门开办的业务。 我以前听说广东办短号集团网很严格,不仅要实名制,还要经过层层审批,所以这个现象我当时也解释不了。

几天下来,阿强在北海街头没看到打击传销的横幅、标语,也没听说有哪个官员因打击传销不力被撤掉的。他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国家在暗中支持 资本运作 这个新生事物呢?

不知不觉中,原本想解救陆梅的阿强,一步步陷入了传销人员以讹传讹的谎言之中。

传销研究者易铁认为,传销洗脑需要一种气场、磁场。绝大部分人在面临单调的歪理邪说时,都是具备免疫力的,但是一旦进入到传销人员特意设置的环境中,不断面对众多不同身份业务员众口铄金的灌输,会被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所引导。传销人员一直强调新人一定要在行业考察满7天,就是想利用 温水煮青蛙 的原理,不断让人放松警惕、麻痹思想,进而被错误的逻辑误导,直至深信不疑。

情感在阿强被洗脑的过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因素,在行业里考察了五六天后,他觉得即使这个项目真的如他们所说能赚到钱,他也不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成就个人的成功。但是陆梅的话,让他又有些犹豫了。她说自己从小失去了父亲,做这个项目是为了让妈妈更快地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她带阿强过来的目的,也是看看两个人能不能发展感情,能不能找到另一半来一起做这个事情。

当时我确实是对她有感情,就觉得人一辈子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冒险拼搏一番也是值得的。 阿强记得他走的时候,陆梅问他有什么计划,他说正准备回家筹钱。连行李也没有拿,阿强就返回了广州,一路上各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突然有个想法从他心里蹦出来: 以我的人脉、能力,找 个人应该也很简单吧。

那段时间,阿强跟几个同学的创业项目进行得很艰辛,起步阶段他几乎要包办所有的事情,做得很辛苦,他特别期盼能找到一个精神上的伴侣共同开拓事业,陆梅在这个时候出现,难道是命运的安排吗?在陆梅的鼓励和催促下,阿强以创业为由,向亲友东拼西凑借了约7万元现金,到银行开卡加入了传销的行列。

据了解,感情诱导目前已成为传销洗脑的一种重要手段。据江西省南昌县警方披露,从2011年7月至9月,警方查处的706名男性传销分子中,有50 人是被异性网友(传销组织成员)骗来的,占总数的71%。一名长期研究传销现象的反传销志愿者告诉记者,随着传销拉人、洗脑的手段不断被外界曝光,发展下线的难度不断增加,为了留下人,传销行业中违背人性的操作,呈现越来越普遍化和常态化的趋势。

严格的体系

按照传销业务员的说法,参与这种投资21份69800元的资本运作项目,最多一年半就可以上平台出局了。阿强天真地期盼着,到时候除了财富回报,还能跟心爱的陆梅共结连理,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去年7月底,处理完学校毕业答辩的事,把跟同学的创业项目收尾了,阿强就来到北海专心做传销的事。刚开始的那段时间,他想到充满希望的未来,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进入行业后,阿强首先要面对学习复制的工作,即100%按照行业内成功人士的经验去学习行业的理念、原则和操作技巧。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到晚上6点 0分,日程安排得满满的,要上晨会、订工作、学习、走转(传销人员之间交流)等。虽然行业内的人都在做着一个莫须有的国家项目,可工作强度和纪律要求,一点不比在一家正规公司上班差。

在一名传销人员的工作笔记中,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对于开会、请假、申购、转让等各个环节都有着详细、严格的规定。哪怕是点滴生活上的细节,都要求得十分清楚。如路上遇到不要打招呼、握手,特别是旁边有陌生人时;打电话时,若对方按了,就不要再打了,说明在接工作; 走工作 带新人时,要在讲师住房50米外打电话,进入房间后,要安排新人正对讲师,新人在中间,老业务员在两侧,听的过程中,配合讲师观察新人的表情、反应等。

作家慕容雪村在其亲历传销后写成的纪实作品《中国,少了一味药》中讲道,传销者每天要做的一项重要功课就是抄、读那份措辞粗陋、错字连篇的《业务洽谈》: 一个字都不能抄错,连标点符号都不能错!为什么?我告诉你,《业务洽谈》四千二百九十五个字,每个字都有它的含义,每个标点符号都有它的道理!你错一个字、错一个标点符号,意义可就完全不同了! 传销团伙中还经常开展煞有介事的 整风 : 只要你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们是交心的行业。 这种严明的纪律、高强度的励志操练,使绝大多数传销者入伙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觉今是而昨非,人生一下子找到了方向。

阿强所在的体系内有一名从法国留学回来的研究生,阿强曾经问他,家里又不缺钱,为什么愿意留在这做这个。留学生回答说,在行业里他可以认识更多的成功人士,为将来创业积累人脉;另外,还能锻炼自己的能力和意志,以前他很少跟外人打交道,也不爱做家务,但现在他不仅口才和胆量大大提高了,还懂得了如何待人接物。

除了严密的纪律和资本运作发财致富的梦想,每个新参与者被灌输的还有感恩、自律、宽容等心态教育。在这样一个环境氛围中,新来者很容易就会陷入无法自拔的痴迷境界。

这个行业中确实有很多东西给人感觉挺震撼的,这么一大帮人在一起,精神面貌都很好。以前在公司里,同事免不了勾心斗角,但这里每个人对人都很友善,因为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没有利益冲突。 阿强说,进入到这种氛围以后,他每天都想着怎么列名单,定工作,琢磨邀约的理由。半年时间,他就用 善意的谎言 邀约了10多名同学好友来北海发展。

真实的面目

拼命带人的那段时间,阿强基本上没有时间去思考。他就像一颗被铆在传销链条上的螺丝钉,每天按照行业 简单、听话、照做 的教条,拼命地学习复制工作、总结经验后就开始走转(传销人员之间认门交流),走转完了,就想回家去做铺垫。

不断带新人来北海听课的日子里,阿强在伞尖(传销体系中对高级头目的一种称呼)的安排下,接触到体系内不少形形 的讲师。深入接触的过程中,他才知道,原来在洗脑跟进的过程中,之所以要安排新人去一些家庭,是因为年纪大的长者容易让人产生安全感和信任感。其实,在资本运作行业,孩子把父母带进来,或是父母拉儿女入局的现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一开始我对这个行业很有信心,觉得这个钱肯定能拿到,可 个月后,我开始有另外一种感觉,觉得行业中真正能帮我的人并不多。 按照之前的宣传,从实习业务员到老总,行业中每个级别的上下线都是层层制约、相互推进的关系。在这种模式的作用下,会达到一个 上拉下推、左扶右帮 的效果。时间长了,阿强渐渐发现一切并不像先前描述的那么美好, 行业十分现实,如果你没能力帮别人,别人就不会帮你,你没有发展了,也就不会有人理你 。

虽然邀约的人不少,但要成功地说服对方实际上是件特别困难的事。阿强叫到北海的10多个同学朋友,有发觉是传销找借口走的;有被说动了,但保密工作没做好,被家人劝回去的。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有个学金融的研究生都已经被动员回家借钱了,谁知一打听他姐夫也曾经被人邀约到北海考察过,姐夫的现身说法最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进入行业后,我跟你只有推荐人和业务员之间的关系。 陆梅在阿强搬到北海几天后,一改往日恋爱时的温情,严肃地对他说,按照行业《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他们要时刻牢记来这里是干什么的!行业不允许谈情说爱,是因为大家在短时间内要取得巨大成功,时间是很宝贵的,谈情说爱既浪费时间,也浪费金钱,又直接影响人的情绪、影响工作,使大家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发展行业。

我本来就是为了她才来的,她这么说太让我寒心了。 阿强告诉记者,陆梅为了安抚他,就承诺说,她只是现在不想谈感情,一心一意做好这个事情,等将来把行业做成功,上平台了再谈也不迟。

之前邀请阿强来北海考察时,陆梅请吃请喝表现得十分大方。但真正等到阿强加入进来,跟她同住一套出租屋后,陆梅开始严格地执行 AA 制了,大到房租、水电,小到一卷卫生纸、一包洗衣粉等生活必需品都要秉公平摊。

在陆梅的坚持下,她和阿强的恋爱关系,在这里被转换成严格的工作伙伴关系。每当阿强成功邀约到新人过来时,陆梅就会表现得对他特别关心,而某一段时间邀不到人时,陆梅则对他置之不理。

之后的一次经历让阿强感到彻底幻灭。一天,他在用陆梅的电脑上网时,无意中发现陆梅的QQ聊天记录显示,她正在用当年邀约他的方式,跟远在广州的另一个男生谈情说爱。 行业不是规定不能搞男女感情,怎么她又在利用人家的感情去发展下线? 阿强突然醒悟到,陆梅原来期许给他的美好未来,只不过是引他上钩的一个诱饵。所谓的资本运作阳光行业,其实里面充满了欺骗。

好在我还没有把同学朋友发展进来,也好在我还年轻,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经过近一个月反复的思想斗争,阿强决定放弃之前的投入,离开这个曾经让他为之疯狂的变相传销团队,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离开北海后,阿强又接到过几次陆梅打来的电话,让他回广西继续 走行业 。被拒绝后,陆梅以前的温文尔雅没有了,说话也不再客气了,还警告他,如果不回去后果自负。并打击他说,遇到一点事情就退缩,这种男人还能干什么大事。

她为什么这么着急让我回去,说白了不都是为了个人的一己私利吗。如果下线都不回去,就没有发展变成了死线。没有了发展,她的钱又从何而来呢,还不是在找人垫背吗? 阿强感叹地说。

强盗的逻辑

离开打着 资本运作 、 连锁销售 外衣的传销体系几个月后,回过头来看看当初自己被洗脑的经历,阿强认为暴利诱惑下的群体性盲从心理是导致不少人上当受骗的重要因素。

在行业中广为流传的《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和各种《生活复制》中的一些规定,实际上把传销参与者置于一个封闭的群体之中,比如不允许看电影、电视、买报纸看,禁止与陌生人交谈,并用批评和罚款等方式,塑造一个貌似正规、实则自我封闭的团体,强化群体的认同感。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指出,个人一旦进入群体中,他的个性便被湮没了,群体的思想占据统治地位;而群体的行为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的智力立刻会大大下降。

在传销体系内部里,阿强也成了失去思考能力的 乌合之众 之一。从事行业半年多,他从没有怀疑过传销人员关于 长号集团网 、 银行 、 政府态度 、 行业书 等现象的歪曲说法。

退出体系后,阿强去北海市联通的营业厅一打听,营业员的说法让他大吃一惊。 好多人觉得集团网什么号段的好像很神秘,其实办集团网一点都不难,你需要的话现在缴费就可以办理开户。

通过咨询银行的工作人员,阿强了解到,说银行在支持资本运作项目,给行业的人发工资也纯属无稽之谈。一般来说,私人之间的账户转账汇款,在没有公安机关介入的时候,银行是不会去管的。银行是金融机构,只管经营资金的正常流动,办案是公安部门的事。银行的规矩是,存款自愿,取款自由。

而那些形形 的行业书更是随意编造、漏洞百出。在一本打着 政府解读 旗号的传销杂志中,直接将国发〔2010〕19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改为《国务院关于加强商会商务运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为传销的新变种 商会商务运作 伪造政策依据。事实上这些文件只要咨询相关政府部门就可以很容易地甄别真伪,却没有多少传销人员会去质疑和核实。

传销人员中流传着一种叫做 逆向思维 的强大逻辑。 阿强说,比如公安、工商等部门打击传销吧,他说这是负面调控;不打吧,他说这是暗中支持,最后还会来一句 你不觉得一个事物的存在一定有它的理由吗?自己去悟吧!

现在阿强曾经参与过的那个传销组织,依然在北海存活发展着。阿强的退出,丝毫没有影响到其他传销人员的热情和信心。阿强说, 因为这个行业有句话叫没有失败,只有放弃。这样一来即使有人被坑得很惨,上线也把自己的责任推干净了。这个吃人的行业就是靠编造出这种强盗逻辑来自圆其说、蛊惑人心的。

(文中涉及的传销人员均为化名)

本报南宁5月15日电

一名传销逃离者的自述

方向错了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阿强

深陷披着 资本运作 外衣的传销行业半年,我背负了差不多10万元的外债。对刚刚大学毕业的我来说,这无疑是笔沉重的负担。但更让我痛心的是,在那半年间,我不得不放弃了曾经很有前途的创业项目,目前剩下的只有亲友的疏离和冷眼。心底的良知和对真相的认知,最终使我鼓起勇气逃离那个漩涡。

回想起那半年,我付出了最大的努力,用最谦卑的心态,忍受几乎所有人的不理解,热血沸腾地去做一件错误的事情。当时我心里只抱着一个信念,坚持到底,直到成功。

在传销组织内部,每天的晨会上,都要朗诵《羊皮卷》中的那段话, 绝不考虑失败,我的字典不再有放弃,我要辛苦耕耘,忍受苦楚 。在这样的组织里,不能传播消极的话语。在这种所谓积极向上的团队气氛感染下,即使遭遇了挫折和打击,也必须很快作出调整。

在这个信仰缺失的年代,成功学泛滥、梦想被物质填满,很多人都急于改变现状,有些拖家带口加入传销组织的人更是天真地相信这是改变家族命运的机会。但是再好的愿望、再坚定的信念,一旦你选择的方向错了,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今天我虽彻底醒悟,但遗憾的是,很多人依旧在迷途上越走越远。退出传销团队时,我跟我的推荐人谈了很多,可她依旧执迷不悟。看到团队里很多人到了快要弹尽粮绝的地步,却还在积极地学习、邀约,我有很多话想对他们说却无从表达,即使说了他们也不会听。事实上,组织里也有认识清醒的人,他们有的把这当成一种圈钱的游戏,还有的是因为无法承受损失,抱着 转手 的心理在继续坚持,在这个行业待的时间长了,人的眼里就只有钱这一个信仰了。

心,歇斯底里地痛。幸好还有家,当我回到家里,看着头发花白的父亲天天早出晚归,年迈的母亲有病在身,还要整天不停地劳碌,心里有种特别的酸楚,这些年我亏欠他们的太多!

去年中秋节回家时,整个家族的人都围着问我那段时间为什么会出现很多不正常的举动,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我做传销。叔伯们的言语很犀利,如果是做传销给家族抹黑,就永远不要回来。面对他们的逼问,我流下了眼泪,但还是咬着牙坚决否认,我必须用成功来证明给他们看。

出门的时候,母亲一直跟在我背后,怕我是去做传销。她说我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我出事了,她也活不了。

当我转过身离开的那一刻,泪水不停地从脸上滑落,母亲这一辈子太苦了,但当时的我又哪里听得进去她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唯一感到幸运的是,我还没有把至亲给卷进来。

传销这两个字,对于年轻的我留下的印记和影响是深远的。当初撒谎圆谎,疲于奔命,回归到正常的社会之后,我发现周边的人际关系也因为我的这段经历变得扭曲而敏感。曾经从我口中说出的 善意的谎言 ,带给了那些信任自己的朋友不可磨灭的伤害。从行业出来后,很多人都选择了沉默,我也默默承受这一切。

在传销里耗损的不只是看得见的物质,更多的是人格和信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处于严重抑郁和自闭的状态,我觉得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没有人值得相信。直到现在,每次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我都胆战心惊,因为害怕他们催还借款;朋友的聚会我也不敢去,因为不知该如何面对曾经的荒唐。

在这个行业,法律可以被漠视,道德在欲望的驱使下不断被践踏,当那些曾经善良的人面对亲友满嘴谎言而面不改色的时候,我常常问自己,长此以往,我们的社会还会有正直和善良吗?传销行业的人经常说政府在暗中支持,最大的证据就是当地政府和执法部门对行业的不闻不问。一个如此美丽的旅游城市,却变成无数外地人噩梦开始的地方。政府为什么不能像对待酒驾那样对传销实行 零容忍 呢?如果一个地方的经济真的需要依靠这样的不法手段来拉动的话,那无异于饮鸩止渴。

经历冬天,才能迎来真正的春天。离开行业后,我就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是自己承担不了的。年轻人谁不会走弯路,重要的是,经历了这一切,我懂得了脚踏实地是那么的重要。成功没有捷径,年轻人,请相信即使你前进的步子迈得慢一点,但得来的成功一定会更加稳固扎实。

宝宝拉肚子什么症状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事项
消化不良应该怎样调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