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寿比天长 第42章 蝉,螳螂,黄雀,人(上)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1:17

寿比天长 第42章 蝉,螳螂,黄雀,人(上)

救人?简单无比。

云翼只要扛起陶书婷,拼命跑路,凭他的速度,没人能追的上。

可,接下来呢?陶书婷的家人怎么办?难道两人要浪迹天涯?且不说云翼愿不愿意,单讲陶书婷,她现在是怎么琢磨的?

人的心思是最难猜的。谁说佳人必须配英雄,土匪也行啊。

云翼想观察一下,再做定夺。若是陶书婷执意不从,万天海还霸道强娶,到那时再出手也不迟。只是,云翼有些担心,自己是万天海的对手吗?

云翼正盘算着,一行人脚步匆匆的向小楼赶了过来。

打头的是个秃子,长相不错,双眼有神,气态平和,只是年纪有点大了,约么有四十上下。再看他胸前的大红花,云翼心中了然,这应该就是今晚的主角了――万天海。

只见,众人来到小楼前,万天海把外人拦下,独自一人走了进去。那些仆妇纷纷见礼。

万天海淡淡的应了一声,问道:“小娘子身在何处?”

仆妇答道:“还在二楼梳洗打扮,少许片刻就能拜堂。”

万天海心中纳闷了。那云在天并没有来这啊,那到底去了何处?难道,他真是跟胡叶孙有仇,只是针对他的?

“再快些!”万天海吩咐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孙成桐等人赶忙迎上,刚要开口询问,万天海率先说话了:“那姓云的不在这,兴许是去了别处。”

“大哥,要不要多派些兄弟,四下里看看?”老三询问道。

万天海摆手:“不用打扰兄弟们的好兴致了,咱们回去。稍待片刻,也该拜堂了。”

万天海的表态,看似是关心下属,实际上是怕影响了老二的‘英雄救美’计划。

时候不早了,已经入夜。天空中也飘起雪花。礼堂内,已经准备稳妥,大鱼大肉和酒水也流水般的上席了。

万天海离开片刻后,礼倌扬着嗓子唱诺道:“良辰吉日已到,新郎新娘入礼堂。”

话声刚落,万天海牵着红绸子,拉着新娘徐徐走来。一身大红装的新娘,蒙着盖头,还真难以确定身份。

云翼躲在礼堂的阴影处,冷眼看着,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礼堂主座上坐着一老头,拘谨的看着万天海,讪讪的笑着。另一边的座位却是空的,只有一张挂相,也不知是谁。

礼倌再次发声了:“礼乐,起!”

罗鼓手热闹的吹打起来。

“新郎新娘,百年之礼,一拜天地。”成亲正式开始了。

万天海和新娘转了身,面对着无尽夜色和飘散的雪花。万天海首先拜了下去。新娘迟疑了刹那,也拜了下去。

宾客齐声叫好。

云翼看着,蹙起了眉头。不管这新娘到底是谁,这副做派,没有必要进行营救。

两人转过身,面对着主座。那老头看着新娘,神色中有尴尬,也有些无奈。

“新郎新娘,白头偕老,二拜高堂。”

新娘没有犹豫,当先下拜。万天海躬躬身,做了个样子。

那些宾客随之起哄,热闹纷纷。

“天作之合,永结同心,夫妻对拜。”

万天海拜了下去,新娘却杵在那。一干宾客,霎时鸦雀无声。

啪嗒!一滴泪水从红盖头中垂落,落在了地上。

“我不嫁你!”新娘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把摘掉了盖头。

万天海直起身,两人对视。一干宾客面面相觑,有人脸上满是焦虑和惊恐。

万天海神色平和的注视了片刻,挑起嘴角笑了:“也好!”

他说的风淡云轻,像是浑不在意,更像是大度从容,一副好男儿的模样。

新娘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万天海,直接把盖头扔掉,穿着一身红装,走出了礼堂。主座上的老头关心的站起身,想追上去,却被万天海拦住了。

“老丈,你且坐着,我去看看。天色黑了,书婷一人在外,怕有闪失。”

说完,万天海快步出门。一名小头领很识趣的递上一把大刀。

万天海接过来,扯掉大红花,快步追了上去。

在场的宾客吃蜡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紧张的直冒冷汗。

云翼翻出窗户,悄悄的跟了上去。礼堂内发生的事情,有些出人意料。他没有料到,陶书婷居然如此个性和胆大,在拜堂的最后环节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更没有料到,万天海居然没有追究,爽快的答应了。这家伙还像是土匪头子吗?

万天海的步伐并不快,像是并不怎么着急。云翼隔着数百丈缓步跟着,没有丝毫的压力。

突然,云翼神色一动,身子一扭,已轻飘飘的落在了一棵大树上。他侧身向右手边看去。那里似乎有人,人数还不少,足有一二十个。

察觉到此幕,云翼乐了。陶书婷家也不是吃干饭的嘛,居然还有后手,那且看看他们的手段吧。

五十丈外,骷髅寨的二首领突然抬起头看向远处。就在刚才,他隐约察觉到有人在那。现在却没有丝毫感觉了。

那人会是谁呢?是万天海的好友孙成桐?还是碧落湖的帮手?

看来今晚的行动,要慎之又慎了。二首领心中警惕着,给手下做了一个手势,十九个人压制着气息,悄悄的缀上了万天海。

万天海的前方是一个影子,夜幕中看不真切,隐约是陶书婷。

陶书婷离开礼堂后,就有些后怕。她真担心万天海会突然暴起,伤害自己的家人。而他却没有那么做,他到底是何用意呢?

陶书婷想不出来。

她想回家,却是不敢,生恐万天海突然反悔,祸及家人,那到哪去呢?世界之大,却没有我的立锥之地。陶书婷停下脚步,蹲下身,捂着脸哭了起来。

夜色中,雪花飘落,她的哭声显的那样的恐怖,让人遍体生寒。

就在这时,密林中传来了声响。

“听见了吗?是个娘们。”

“哎哟,这声音好听啊,年纪估计不大,咱哥几个有福了,能爽一把。”

“赶紧过去,别让她跑了。”

猥琐的话音和脚步声同时响起。

陶书婷吓了一大跳,也顾不得哭了,慌里慌张的左右张望。最后,像是眉头苍蝇似的,奔着一条路狂奔。

树林中走出来三个男人。

一人喊道:“小娘子,等等我呀。”

三人追了上去。

前面发生的一切,万天海尽收眼底,却并未惊慌。他知道这是二首领的安排,接下来就是‘英雄救美’的戏码了。他不慌不忙的跟上去,判断着时机。

‘英雄救美’也是个技术活,早了,美女的承受力不到极限,对英雄的感激之心不强烈。晚了,美女被人吃干抹净,还救个毛啊。

骷髅寨二首领听着前面的动静,呵呵一笑,计划终于开始了。

云翼看着前面的三波人,有些纳闷。这里好歹也是骷髅寨的势力范围吧,咋就冒出了不长眼的毛贼,还是大半夜下雪的时候。

那万天海更怪异了。这里好歹是你的地盘啊。那三个毛贼追赶你的新娘子,你还慢悠悠的,就不怕戴绿帽子啊?

第三波人最可气。你们是陶书婷的娘家人啊,不赶紧去救人,还在后面扫秋风,真尼玛的糊涂头顶啊。

今晚遇到的事情,可是云翼开了眼界。世间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并且是一个赛一个的奇葩。

最前面,陶书婷跑了一阵,却是误入了密林深处,不辨东西了。四周全是黑影,也不知道是人,还是树。

她也不跑了,强行压下心中的恐惧,从地上捡起了一段枯枝,警惕的原地转圈子。

咔嚓咔嚓!脚步声响起,枯枝烂叶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

“小娘子!”男子的兴奋声中,夹杂着咽唾沫的动静。黑夜,白雪飘飘,红衣娘子,若再玩点刺激的事情,的确让人‘胃口大开’,血脉贲张。

陶书婷强定心神,持着枯枝,冲着发声的地方刺了过去。

“哎哟!”这声音不是疼痛,而是怪叫。

树枝刺出,陶书婷就感觉不对劲,发声处并没有人,而在身子右侧有一个黑影扑了过来。陶书婷吓了一跳,赶忙借着扑劲,向前跃出。

黑影扑了一个空。陶书婷再次站定,看了看四周。动武,不是她的强项,她是灵修,灵根恰恰是水系。漫天雪花,这应该算是她的主场。

感受着无尽的水系灵气,她不害怕了。很是果断的催动了念力,释放出了灵气之将,驾驭着水系灵气,开始了反击。

冰凌在她的身周成型,尖锐的菱角散发着寒光。

“去!”念力感知中,那三个浪荡子再也无法藏匿。

嗖嗖嗖!冰凌四射,如一枚枚夺命的利箭。

“别胡闹了,动手!”陶书婷的变化,终究是引起了三名男子的警觉。他们来自于碧落湖,是给二首领帮忙的。先前的无耻,仅仅是他们的伪装。

现在,陶书婷动了保命手段,他们也不敢藏拙了。xh:.126.81.50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地点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安顺医院有癫痫专科吗
贵阳癫痫去哪里看
深圳治疗宫颈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