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夫妻在高速上修车遭路政殴打5人一起打我们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18 03:44:25

夫妻在高速上修车遭路政殴打:5人一起打我们

广元一对维修汽车的小夫妻称,半个月前他们上绵广高速公路帮一名外地过境司机修车,遭到多名高速公路管理处路政人员的殴打。高速公路管理处的涉事路政人员认为是维护高速路安全,并未打人,仅与当事人发生过抓扯。

10月15日,有络报料称,汽车维修工韩作贵夫妇因在绵广高速公路上为一名外地司机修车,与5名高速公路路政人员发生抓扯,并遭到5人殴打。昨日,联系上这对夫妇,他们表示已事发多日,仍不见路政人员出面道歉。

当事司机:路政不听解释扔工具

昨日,此事件中河南籍的挂车司机曹爱群说,10月11日早晨7点左右,他驾驶加长挂车过绵广高速公路广元收费站附近时,离合总泵坏了。 我问一环卫工那儿能修车,他给了我一张名片。

7点40分,曹爱群拨打了韩作贵的。韩作贵检查完故障后,与曹爱群在盘龙镇购买了新的离合总泵返回高速路修车。8点20分挂车修好,正为离合总泵排空气时,两名路政人员赶来。 他们让我们马上离开,说高速路上不让修车。韩作贵说再缓几分钟就离开。 曹爱群说,路政人员没听解释就扔扳手、气垫等,双方发生抓扯。

曹爱群回忆,因韩妻胡小敏不小心把一路政人员的眼镜弄到地上,该路政人员打叫来同事,一起殴打韩作贵夫妇。上午9点,一路政人员通知高速路交警赶来才停止了打斗。曹爱群因乱停车,被交警处以200元罚款。 若韩作贵夫妻要打官司,我愿作证。 曹爱群说。

维修工夫妻:共有5名路政打我们

胡小敏承认曾将一名路政人员眼镜弄掉, 这名路政人员为此打了我一耳光 。韩作贵与对方抓扯起来,另一路政人员打叫来3名同事。 其中一人是队长,叫范秋实。

胡小敏说,当另3人赶来后,未问原因就动手打了她。 我的腿被踢得青一块紫一块。3个人还打了韩作贵几个耳光。 3天后,胡小敏希望通过法律途径,但律师说因伤势较轻,没医院证明,无法,劝胡小敏报警。胡小敏认为事情已过24小时,警方可能不会立案调查此事,所以没报警。

当表示要看夫妻俩的伤情证明时,被胡小敏拒绝。胡小敏说,她找人将此事发到上。10天前,有3名自称是川北高速公路公司工作人员到家了解情况,表示愿为5名路政人员向夫妻俩道歉,希望私下和解。胡小敏认为5名人没当面道歉,无诚意,拒绝接受道歉。

胡小敏说,她和丈夫在广元出口处维修汽车已近5年,常被路政人员请到高速路上帮忙修故障车,每次修车都需给路政人员提成。

高速路管理处:两人无高速路修车资质

据川北高速公路公司广元管理处广陕中队副中队长范秋实讲,据同事介绍,两名路政人员巡逻时,发现有人正占用高速路应急车道。 他们(韩作贵夫妇)既没有上高速路维修车辆的经营资质,又不是专业汽车维修技术人员,修车现场紧急路障也没有。 路政人员让夫妻俩尽快离开。

当时胡小敏骂骂咧咧不愿离开。 范秋实说,当路政人员准备没收其修车工具通知高速路政来拖车时,胡小敏动手打了路政人员一拳,将对方眼镜打落在地,随即发生抓扯。范秋实接“谁来管理救助基金是当前最紧迫的问题到与2名同事赶到事发现场,双方已没有抓扯,高速路交警正在处理。 自始至终没打过韩作贵夫妇。 范秋实说。

川北高速公路公司广元管理处路政科科长邱子全说,广元管理处稽查人员曾调查此事,高速路政从未收过维修工的钱。调查记录中没有涉及此事的5名路政人员的调查结果看到报纸上的活动。邱子全解释,范秋实等人当面向管理处领导作过汇报,明确5人未参与打人。

邱子全承认10月17日曾让稽查人员找到胡小敏夫妻俩,表示愿意让5名路政人员道歉,但被拒。范秋实认为自己并无过错,仅是为维护高速路上的车辆及人员的安全,也拒绝当面致歉。手记

川北高速公路公司广元管理处路政科表示,此事发生后,高速公路管理处便给所有的路政巡逻车上安装了监控视频头,以防止路政人员有违法乱纪的行为发生。虽然此事至今仍存在较多疑点,双方的说法也不一致,但若各方均能站出来,积极面对,真相一定会大白。

更多来源:江苏 江苏 南京最新 江苏城市频道 南京最新 南京在线

阿尔茨海默病要吃什么药
痛风病人应该怎么保养
什么药治老人阿尔茨海默病
TX运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