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愔姬第148章歹毒之人

发布时间:2020-01-29 09:21:08

愔姬 第148章 歹毒之人

平玉帝姬依旧没说话,却看着我的反应,似乎苏寒烟和夏染女官所说的话,也是她的想法。

我虽然还没有说话,但对着我身后的贺兰明山做了手势,让他不要放在心里。

由此,贺兰明山的腰杆站得更直了。

苏寒烟仍旧不依不饶,“愔姬妹妹真是教导有方,手下的人竟然和妹妹一样,有一身肆无忌惮的胆色。”

平玉帝姬听完苏寒烟的这句话,眼中的怒意越来越深,苏寒烟火上浇油地又说了最要命的一句:“真不愧是陛下亲封的玄女,如今连帝姬殿下都不放在眼里?”

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安,果然平玉帝姬极为不屑地说了句:“玄女?”

帝姬压根就没讲我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玄女能有多高的位份?就算我皇兄和巫公大人给了这身尊荣,说到底还是臣,君君臣臣的道理有谁不懂?再说位极人臣也是尊在前朝,在后宫挂了这么一个空名又有何用?”

平玉帝姬一脸冰霜,这话听起来是在回苏寒烟,但众人都明白是在讥讽我。

苏寒烟颇为得意,假模假样地在帝姬身后回了声“是!”

我始终未曾起身,在地上依旧行着礼,恭敬答道:“帝姬所言甚是,但臣女并无半点不敬,也没有自诩身份尊贵,在这后宫当中,有谁的身份能高过帝姬你呢?”

“只是臣女之前身子乏累,终日犯困,一日里以睡着的时辰居多,所以吩咐了贺兰大人不要轻易放人进我这青玄殿来,贺兰大人想来是男儿身,不好意思提及臣女嗜睡的事情,所以才对帝姬稍加阻拦,只是这也算他职责所在,所以还望帝姬不要怪罪。”

苏寒烟仍旧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别以为说几句好话,这些事便能一笔带过。”

平玉帝姬回头冷眼看她一眼,苏寒烟突然噤声,不再敢言语。

夏染女官在帝姬身边久了,在帝姬心里地位不同凡响,这时候恭敬又丝毫没有退让地对苏寒烟说:“寒烟灵女慎言,正事要紧。”

平玉帝姬神色有所缓和,对我说道:“尊与不尊我们姑且不说,本宫来你这儿是另有一件事。”

帝姬回头看了下苏寒烟,“寒烟姑娘去我那儿禀明,说永安殿里出了心肠歹毒之人,本宫过来看看是否在你这里。”

“回帝姬,臣女宫中都是些良善之人,实在没有寒烟姑娘所说的心肠歹毒之辈。”我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说谎,明明有人看到那个歹人被你宫中的侍卫救下,抬进了凤仪宫。”苏寒烟和我据理力争。

“哦?”我假装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平玉帝姬说道:“臣女宫中的侍卫的确救下了一个原本将死之人,但他是宫中的侍卫,不知怎的成了寒烟姑娘口中的歹毒之人?”

苏寒烟也不慌乱,笑意盈盈地对平玉帝姬答:“依着愔姬妹妹话里的意思,那柳明志在这凤仪宫不假了。”

她又对我说道:“愔姬妹妹可能还不知道,那柳明志,原本的确是永安殿的侍卫不假,但不知怎的,突然间就疯魔了,伤了许多永安殿无辜之人,其罪当诛,妹妹你可不要犯糊涂,包庇那歹毒之人。”

平玉帝姬居高临下地问我:“人真的在你这儿?”

gt;

青凰刚才去给敬康报信,此刻还没回来,我尽量的拖延时间,不慌不忙地回答着帝姬:“臣女并不知晓柳明志做了那些事,只是看他中了毒,才让手下的人把他救回宫中。”

苏寒烟一脸的不耐烦,但是平玉帝姬在前,她又不敢造次。

平玉帝姬见我不在忤逆她,态度也好了许多,和颜悦色地说:“那柳侍卫在河睢宫里犯了罪,你便将他交于我,我回去好好审问一番。”

“可否要禀告人帝陛下一番?”我又追问了一句。

平玉帝姬斩钉截铁地说:“不用,此事本宫处理即可,不需要劳烦皇兄。”

“这……”

帝姬又开始不满,有些不耐烦地问我:“又怎么了?”

“帝姬容禀,臣女……”

我的话才说了几个字,苏寒烟就打断了我的话,没好气地说:“禀什么禀,我看你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丝毫未将帝姬放在眼里。”

帝姬听到苏寒烟这么说,也反应过来,阴沉着脸给我下命令:“赶紧将那个侍卫交出来,不得拖延。”

我心里着急,不知再用什么办法拖延时间,这时候打远处看到了人帝陛下的身影,身后寥寥跟着不多的人,并没有往日的阵仗。

平玉帝姬和苏寒烟一行人背对着外面,没有看到人帝前来,此时还一门心思地想进青玄殿大肆搜宫。

“是!”我恭敬地回了平玉帝姬,不再阻拦,心中悬着的石头也落了地。

“怎么了?”

还没等平玉帝姬带着人进去搜,人帝陛下已经到了近前,开口问了一句。

苏寒烟大惊失色,和院内一群下人跪下,向人帝陛下行礼。

因为平玉帝姬之前一直未让我起身,我始终在地上跪着,这时候倒也省事,又向人帝陛下请了安。

平玉帝姬的脸上也有那么一丝慌乱,不像刚才那么理直气壮。

苏寒烟想开口答人帝陛下的话,平玉帝姬瞪了她一眼,苏女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皇兄请容小妹禀明,河睢宫里出了歹徒,伤了无辜宫人,还冲撞了玉岛山的寒烟妹妹,小妹这么多年一直想好好整顿后宫,出了这等事怎么能够容忍,再加上寒烟姑娘进不得这凤仪宫,小妹才想着过来帮着搜出那歹人。”

“搜出?”人帝陛下脸上有了不悦之色,“你们还知道这儿是凤仪宫么?”

人帝的话里有了怒意,苏寒烟在一旁害怕,但脸上又满是不甘心。平玉帝姬也有些失落,但那丝不快稍纵即逝。

在场之人都不敢再出声,低着头等人帝训话。

人帝又张口问道:“河睢宫内的歹人,如何与凤仪宫扯上关系?”

苏寒烟不知轻重,以为人帝陛下能够为她讨一个公道,也不理一旁的平玉帝姬如何使着眼色,仍旧对人帝陛下讲到:“那歹徒逃到河睢宫外,被凤仪宫的人救下,臣女只好禀明了平玉帝姬,来凤仪宫搜人。”

(=老曲)

京都儿童检查费用是多少
从化中医院怎么样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酒泉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阜阳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