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重启之命运 五十一-跑起来的瞬间

发布时间:2020-01-17 02:07:17

重启之命运 五十一-跑起来的瞬间

“卫宫...就连你也不想来这次的远足吗?”走在半山的路上,柳洞一成突然转过头来问卫宫士郎道。

自起行以来已经有二十多分钟了,但是截止至现在为止,卫宫士郎居然就连半句説话都没説过,更别説反过来安慰别人了...这明显的不像平时的他。

“废话...假日一大清早的,有谁想来这种地方远足?”脸上带着罕见的无奈,即使是隔着化妆也好,还是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卫宫士郎身上的怨气“我明明本来是想在今天约别人上街看电影的...连电影票都买好了,却在前一天才给我来这么一趟差事,现在我财散人不安乐!要是我不把工时延长的话,接下来这段时间都得喝西北风了!”

“什﹑什么?!卫宫你居然也会有约人去看电影的一天?...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出乎意料的,听到卫宫士郎的説话,柳洞一成竟然大吃一惊!

“诶?我听到了些什么?卫宫君你居然打算约人外出?对方是谁?!话{dǐng+diǎn}説,怎么我印象中你好像从未约过我外出做这种事情?!”然后,就连旁边的远坂凛也马上插一把嘴进来。

“卫宫不约妳这女狐狸不是再正常不过吗?话説,对方是怎样的人?如果不是高洁的人的话,我绝不容许!”

“説得好听的,明明是和尚便赶紧回去敲木鱼念经!话説,不要有眼神回避!不要闭口不言!能好好的解释一下吗?卫宫君?”

虽然,当中好像混杂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是不管是柳洞一成也好,还是远坂凛也好,被燃起了好奇之魂,此刻都兴高采烈地追问着卫宫士郎。

话説..重diǎn是在那儿吗?

“你们认识的人,但不是saber...再説了,这次预定的邀请也只是聊表谢罪之意而已。远坂,我还没有干过什么让你生气的事情?”

面对着糟diǎn满载的现况,虽然卫宫士郎的心中有那么一刻的冲动想要吐糟,但是仔细一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淡定的逐一回答对方的问题。

毕竟,现在本来的计划都已经弄成这么一个样子了....有吐糟的力气的话,还倒不如省起来迟些留作工作之用好了。

当然..他隐瞒了的是,之所以不曾邀请远坂凛外出,那主要是因为在他而言,这暂时还是不被允许的事情。

如果説是局外人的两仪式她们也就算了..但是作为接下来的主角之一,即使卫宫士郎已经有相当的自信也好,远坂凛的实力还是越是提升多一分,她的安全便多一分的保障。

邀请她外出游玩的事情,就是放到以后再办也不要紧。于对方的性格来説,要是没有特别的预约的话,就算卫宫士郎或者泽尔里奇没有亲临也好,想必也会乖乖的自己去锻炼?

既然已经等了三辈子了...那么,就不差在这短短的半年了。

“不是saber小姐吗?虽説如果是她的话,我也是比较放心...话説,既然不是她的话,那么看来就只有...?!!”柳洞一成的声音戛然而止。看他的眼神虽然依旧惊讶,但是却多了一分的确信,想来是已经猜到了对方是谁了?

“要请人看电影就非得要在请罪的时候吗?你这该死的蠢家伙...”只是,相对于柳洞一成,远坂凛的眼神中却带上了一些的失落。

看她的神情,想必是已经误会了她在卫宫士郎心中的地位,大抵就仅止于徒弟与后辈之间,所以卫宫士郎才会除了修行和介绍老师以外从不找她?

看到远坂凛这么一副没精打采的表情,一丝的罪疚感从卫宫士郎的心中生出,而且还以飞快的速度扩散着。只见他的嘴唇微微的嚅嗫了一下,却还是没有发出半diǎn声来。

老实説,以他的实力来説,基本上其实已万无一失...

但是..如果他这么快便再续记忆中那梦幻一般的生活的话...如果他这么快便跨越了心中这条线的话,他真的害怕自己那决死的斗志会在不知不觉中以更快的速度消磨...

心中暗地里一而再地向远坂凛悄悄的道歉,紧闭上自己的嘴唇,卫宫士郎默默地继续走在渐渐崎岖的山路上..

..........

“两仪老师,真的很厉害呢....”

话分两头,镜头一转。

就在与卫宫士郎等人他们颇有一段距离的前方,刚刚尝试向两仪式搭话的三枝由纪香,此刻正赞叹地看着身前的两仪式,眼里充满了由衷的憧憬。

“唔?妳指的是?...”虽説对方説得很轻,但是凭着那异常的敏锐听觉,要听清楚却是不难。听到了后方三枝由纪香的説话,两仪式转过头来问道。

“不﹑不。只是指刚刚説的事情而已..”被两仪式的目光轻轻扫过,三枝由纪香的脸上登时就是一片飞红,嚅嗫着道“两仪老师你明明穿着和服,但是行动起来却比我们还要轻松的,真的很厉害呢。”

接上了三枝由纪香,旁边戴着眼镜的冰室钟认同的diǎn了diǎn头“的确...明明穿着和服这种下摆较窄的衣服,理论上应该会比较行动不便,但是从两仪老师的身上却完全看不出,倒不如説走起来比穿着运动服的我们还要敏捷就是了。”

最后,旁边的莳寺枫见状加上了一句做总结“没错﹑没错!真的很厉害!嘛~虽然要是换我的话大概也能有这种程度呢。”

“不...只不过是经过一diǎn锻炼的成果而已。并不是些什么特别值得称赞的地方。”顿了一下,两仪式带着柔和的表情淡淡的説道“而且...比起他来説,我还远远及不上...”

“啊!真的就如黑桐老师所説,两仪老师真是一不注意便会谈起那人呢!”三枝由纪香微微的掩嘴轻呼道。

“嗯。能看得出的是对那人的思念真的很重..话説,这份的谦虚,我看枫你真的得好好的学习一下。”斜斜的看向身旁的莳寺枫,冰室钟微笑着补充道。

“什﹑什么嘛!説得我好像很不谦虚的样子...先不説这个,我到现在还没看过两仪老师説的那人呢。都快半年了,要是我是两仪老师的话,那早就一脚踢飞他了。那负~心的笨蛋。”

“枫,别乱説。小心两仪老师真的一脚把你踢到山下去。”

“....我説你们啊..要**老师的话最少也走到我看不到的地方。”

看着旁边兴高采烈的三人组,两仪式无奈地抚了抚隐隐作痛的额头。

自从黑桐干也那天揭露她的事情时无心地击溃了她的冰块脸以来,总感觉她的形象在学生之中正以山崩地裂之势崩溃着。

虽説能够与学生之间迅速拉近关系对她来説也是一件好事...但是像这样子的成为话题核心,她终究还是有diǎn不习惯啊....

“话説回来,説到两仪老师喜欢的那个人....?!!”脚下一空,声音蓦然便停住了。等到三枝由纪香注意到的时候,一只脚竟已踏到了山坡的道路之外。

山路渐渐地变得崎岖起来。本来,那应该是人所皆知的事情。

只是,当聊天的快乐渐渐地把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时,一些本来应该要注意到的事情,往往就会被无意中忽略。

“呀!!”

“由纪..!!”

“!!!”

事情,就仅仅发生在转瞬。

冰室钟的惊呼,三枝由纪香的尖叫,以及,瞬间便动起来的两仪式。

但见红色的影子一闪,在三枝由纪香整个人失去重心掉下去的同时,一个红色的身影已抢先在半空中抱住了她并且把她搂在怀中。

伴随着一众学生的惊呼,两人就这样就滚雪球一般滚下了山崖。

..........

与此同时,在山坡的另一边..

“卫﹑卫宫,你在往那儿...”

柳洞一成的説话甚至还卡在喉头里没有説完,挚友的身影眨眼间便已经绝尘而去,消失在他的眼前...

p.s.1:剧情进展有diǎn快对?~那不是错觉哪。剪掉的日常早晚会在番外补回来的~

酒钢医院预约挂号
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白癜风费用
南通白癜风医院哪好
珠海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