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阿卡苏的奇幻之旅 第二十五章 火晶之毒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6:46

阿卡苏的奇幻之旅 第二十五章 火晶之毒

眼看众多围攻的兽人船只越行越远,阿卡苏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下手上的晶核,只觉得里面蕴含着一股让人心动的精纯火属性能量。

“老大,我们真的这么就收手了?”独木舟上一个狗头兽人询问道

“不急,只有莽夫才会只用拳头,我们血熊团能够成长到今天这一步,靠的可不止是拳头,我们要靠的是脑子。等着吧,最多半个时辰,我们赶过去收尸就好了。”独眼熊指了指自己硕大的熊头咧着嘴冷笑了一声

“阿苏,你没事吧”米娅看着脸色苍白的阿卡苏关切的问道

“没事,调息一会就好,刚才法力损耗有些大。你再看看有没有进入结界的方法。我休息一会。”阿卡苏说完坐在独木舟上调息起来。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阿卡苏还在冥想之时,一股诡异的力量从火雀晶核中散发出来。

“不好,这不是火雀晶核,这是火毒晶。”阿卡苏只觉得一股火毒已经进入了体内

回头一看米娅早已中毒,通体通红斜卧在独木舟中昏迷了过去。

火毒晶是火蛇晶核提炼出的一种毒素,平时呈现出结晶状态,无色无味长时间相处便会被火毒侵入。中毒后浑身燥热难忍,法力难以发挥,严重的还可能直接毒火攻心一命呜呼。火毒晶和火雀晶核两种晶核单用肉眼辨认非常难分辨。那独眼熊看见力敌阿卡苏会让底下的兄弟们死伤惨重,因此计上心来,将用冰魄密封的火毒晶取了出来,先入为主的说是火雀晶核,让阿卡苏中了奸计。

“老大您高明,高,实在是高。”狗头兽人远远的看见斜卧在独木舟上的阿卡苏和精灵少女,献媚般的对独眼熊说道

“嘿嘿,这种少年公子仗着家里人赐给的法宝功法便觉得天下无敌了,可他忘了这里不是他家的地盘,我熊爷爷论起手段来,宰这小子十次都不用一点力气”独眼熊狞笑道

“去把那小子脑袋割了,把那精灵美女给爷爷送过来。趁她中了火晶毒,欲火泛滥时享用起来更加有味道。”独眼熊看着远处斜躺着的米娅,发出阵阵淫笑。

两支独木舟,听了命令迅速朝阿卡苏划去。

就在两个兽人刚刚跳上阿卡苏的独木舟时,看上去已经昏迷的阿卡苏突然手持匕首攻到,瞬间结束了两个兽人的性命。

“没想到你还挺难缠的,你熊爷爷就亲手拧下你的脑袋好了”看着气喘吁吁的阿卡苏,独眼熊轻轻笑了一笑,一阵让人心悸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上爆发了出来。

独眼熊做为血熊团的首领,一身血熊法力已近天神之境,如果不是遗失之地天地规则不全,恐怕独眼熊早就突破数个瓶颈跻身大高手的行列。

“血熊之怒”只见一只血红的熊掌从天而降,锋利的熊抓像是能将世间万物撕碎一般。

阿卡苏心知搏命的时候到了,也没有任何保留将此事能激发的最大能量全部释放出来,一头魔狼向着血熊冲去。同时数个雷电长矛被阿卡苏抛向独眼熊人。

此时阿卡苏内力残存不多,丹田之力将魔狼激发出去后再也没法激发金乌和暗鬼,只能凭借识海中法力被禁锢后残留一点能力激发一些雷电做为攻击手段。

“这头魔狼到时有些意思,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血熊爆裂”只见独眼熊化身为一头数丈高的血熊向着阿卡苏扑去。

魔狼拼着自爆试图阻挡冲到阿卡苏身前的血熊,可是依旧无法挡住那头暴怒的血熊,只见尖锐的熊抓将阿卡苏从独木舟上高高击起,而独木舟早已成了碎片。

“我这是要死了么?”阿卡苏眼前充满了一片血红之色。

“哈哈哈,凭你这小子也想跟我斗。”独眼熊一手搂着昏迷不醒的精灵米娅,一张臭嘴向着米娅的脸色亲去。

“哎,真是冤孽,上辈子欠你的。只是可惜这分身再多凝聚一天就完美了。”结界内一处血池中,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女一步一步的从池里走了出来。当她完全从池里走出时

,一身黑色的长裙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她的身上。

这女子从血池走出,向着阿卡苏和人激斗的地方缓步走去。虽然看起来她迈着轻巧而优雅的步伐,可是数百丈的距离只是几步便完。

她飘浮在虚空之中,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阿卡苏和正要对精灵少女施暴的独眼熊,脸上不带一点烟火色。

“还有一个美女,看来我老熊艳福不浅呀”看着远处气息微弱的黑裙女子,独眼熊粗暴的在精灵少女胸口揉了几下。

“小的们,给我拿下这女子,晚上熊爷我玩够了,赏给你们”独眼熊看着远处黑裙美**笑道

“该死!”那黑裙女子对独眼熊的言语非常生气,没人看到她怎么出手,一只柔弱无骨的白皙手掌已经捏住了独眼熊的咽喉。

“前辈饶命”独眼熊刚才看到那女子气息不稳定,原本以为会手到擒来,没有想到对方厉害的程度远远高出自己的预计,赶忙求饶。

“你让我恶心,你们都得死”黑裙女子捏碎了满脸惊恐的独眼熊的咽喉,将尸体一掌拍碎。

众兽人强盗,一看对方将自己的头领一掌击毙,哪个还傻得向前冲。赶忙划着独木走四散逃命。有些水性好的直接跳到血湖中,游泳逃命。

“我说过你们都的死”黑裙女子舔了一下黏在指甲上的一滴鲜血,缓步追击那些逃命的兽人。

兽人四散逃命,有些还向那追击自己的黑裙女子射出符箭,阻挡对方前进。可那女子不紧不慢,仿佛在舞蹈一般的优雅,一对雪白的玉足轻轻踏着血红的湖面不断的收割着那些兽人的生命。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血湖上又恢复了一片宁静。除了飘浮在湖面上破碎的船只和沉入湖底的尸体碎块,仿佛这个世界从未受到打扰一样。

“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你不用逃避,既然又让我遇到你,你就逃不掉。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跟我回到幽冥神国生活的。我的小乖乖,你说是么?”黑裙女子抱着昏迷的阿卡苏,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像是抚摸着一件精美的瓷器一般轻柔。

“我还有事情要做,不和你多说了。那血池中剩余的能量足够你恢复了,我知道你在哪,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再见的,嘻嘻”黑裙少女轻轻的吻了吻阿卡苏,将浑身赤裸的阿卡苏放入了她刚刚离开的血池之中。

揭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泰安治疗牛皮癣费用
本溪治疗白癜风医院
揭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泰安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