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械医 第三百八十七章 令人费解的行为

发布时间:2020-01-17 03:16:53

械医 第三百八十七章 令人费解的行为

于剑直接被捆着手带到二楼,进来就看到被打得不成人形的高怀远,于剑看到这一幕心里就咯噔一下,高怀远的身份已经确定确实是省委书记高树峰的二儿子,上级领导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保证高怀远的人身安全,可现在他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万一死了这如何跟领导交代?

宋庆军坐在椅子上看东西送来了立刻不耐烦道:“快点给老子把眼睛治好,老子的眼睛瞎了你们全得死。”

苏弘文看了一眼于剑随即扭头对宋庆军道:“东西是送来了,但我还需要人帮忙。”

宋庆军听到这句话蹭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掏出枪指着苏弘文的脑袋怒道:“你他妈的在跟我耍花招,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打烂你的狗头?”

苏弘文刚要的相关器械与药品就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又要人,他为什么不一块说?非得东西送来了才说需要人手的事?在宋庆军看来苏弘文就是在拖延时间,以便警察能想到办法把他们救出去,这如何不让宋庆军着急?多耽误一分钟对于他们这伙人来说都意味着增加了逃走的风险,

苏弘文很镇定道:“人手楼下就有,我来华海市是跟同事来的,其中就有护士。”苏弘文根本就没想拖延时间,现在的环境让他清楚的知道指望警察暂时是别想了,这伙人策划得相当周密,一时间警察根本就拿他们没有办法,现在只能靠自己。

宋庆军听到这句话用他那没事的眼睛半信半疑的看了看苏弘文。随即威胁道:“你他妈的别耍花招,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说到和他冲胖子一挥手。

那胖子伸手拉过苏弘文就往楼下走,两个人到了楼下胖子用枪顶着苏弘文的头不耐烦道:“快点把你需要人的找出来,告诉你别他妈的耍花招,不然刚才那秃子的下场就是你的。”

苏弘文点点头冲董芷蕊道:“董芷蕊出来帮我做一个手术,还有斐冉,你也过来帮忙。”

胖子听到这句话一把从后边勒住苏弘文的脖子恶狠狠道:“你他妈的当我说话是放屁吗?斐冉那娘们是唱歌的,可不是什么护士,妈的,我看你是找死。”

苏弘文自然知道斐冉是明星而不是什么护士。他之所以点名让斐冉帮忙就是怕把她留在这胖子这些人对她下毒手。至于丁俊才这些人那就只能对不起了,苏弘文不是什么圣人,他是想把所有人都救了,不过暂时他没那能力。只能把自己最亲近的人先保住。这或许自私。但也是人之常情,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会这样做。

苏弘文镇定道:“她确实是明星,可她以前却是护士。我需要她帮忙,没了她这台手术人手不够做不了。”苏弘文相信斐冉不是傻子,听到自己的话她应该明白一会怎么说。

胖子疑惑的冲站在人群里瑟瑟发抖的斐冉喊道:“你他妈的以前是护士?”苏弘文用人手不够没办法做手术威胁胖子这办法很有效,如果因为人手不够耽误了宋庆军的手术让他瞎掉的话,等他事后搞清楚原因肯定不会放过胖子,胖子可不想倒霉,听苏弘文这么说他已经信了一半。

苏弘文把鼓励的目光放到斐冉身上,斐冉确实也吓坏了,但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明星,很快的反应过来,赶紧道:“我,我以前,是,是护士。”

胖子皱着眉头道:“那你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滚过来,耽误了我们老大的病老子把你们全弄死。”

斐冉跟董芷蕊缓缓走了出来,此时两女感觉脚下跟踩了棉花似的,胖子看她们走得慢,立刻骂骂咧咧的催她们快点。

等两女走过来苏弘文冲她们使了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就跟胖子上了二楼。

进去后苏弘文道:“人太多了,除了伤者其他人最好都出去,不然感染了可别怪我。”现在这环境根本就不是无菌的,多个人少个人影响都不大,但苏弘文这么说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宋庆军自然不信任苏弘文,骂骂咧咧道:“小子你想让他们出去然后在给老子做手术的时候耍点花招?做你妈的春秋大梦吧。”

苏弘文淡淡一笑道:“你眼睛里的一条神经断掉了,这得开刀,现在这环境本就达不到手术的标准,人越多你眼睛感染的几率就越大,一旦感染你那只眼睛还是保不住,不过眼睛是你自己的,你自己决定,如果你不让他们出去那我们就开始手术。”

宋庆军听到这句话一下心里没底了,狐疑的看了看苏弘文然后对胖子道:“把高怀远还有这雷子带出去看好,然后你带一个人进来给我盯死了这小子,他要敢耍什么花招立刻给老子干掉他。”

胖子点点头随即走过去抓住高怀远的头发跟拖死狗似的把他给拽了出去,于剑也被其他人给带了出去,不多时胖子又带着一个人进来了。

苏弘文亲自动手把办公桌上的杂物都仍到地上,然后让宋庆军躺在上边,斐冉跟董芷蕊此时都站在他旁边。

宋庆军这时候不放心的对胖子嘱咐道:“看好了这小子,别让他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胖子瓮声瓮气道:“放心老大,他敢搞鬼老子就让他先变成鬼。”说完胖子就用枪顶在苏弘文的后脑勺上。

苏弘文依旧很镇定道:“你躺好不要乱动。”说完苏弘文扭头对董芷蕊道:“把手术包打开,先给我准备利多卡因。”像宋庆军要做的这种手术在局麻下也能做,只不过麻醉效果差点而已。

董芷蕊双手颤抖的要打开器械包,在恐惧下她连无菌手套都忘记带了,在现在的情况下苏弘文按理说不应该在意这件事,宋庆军是患者没错,但他也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这样的人就活该术后感染,眼睛瞎掉才好。

但苏弘文的职业病犯了,一把拦住董芷蕊道:“先带上手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在飞船中接受的医疗教育主题思想就是力求每一台手术完美无瑕,他做不到手术中出现不带手套就打开器械包这种低级错误。

这也是一名外科医生的职业病,每一台手术都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但却比真正的战争还要惨烈,战争还可能打成平局,但手术没有平局,不是输,就是赢,这也是一场跟死神的战争,要么赢救下患者的命,要么输让死神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面对如此惨烈的“战争”那个医生不力求完美,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希望战胜死神。

董芷蕊听到苏弘文话赶紧把手套打开带上,另一边的斐冉傻眼了,她根本就不会带这种手术专用手套,但苏弘文却给了她一个眼神,斐冉很聪明,她赶紧拿起手套学着董芷蕊带手套的动作把手套给带上了,不过斐冉带手套的步骤依旧是漏洞百出,如果有懂行的人在这一眼就能看出她根本就没学过医,不然最简单的穿戴无菌手套怎么可能不会?

苏弘文也没指望让斐冉动手,所以她带手套不正规就不正规吧,对手术没什么影响。

苏弘文熟练的消毒、扑简单的手术单,然后给宋庆军打了利多卡因,等了一会他对宋庆军道:“手术要开始了,一会你有什么不舒服的不要忍着,赶紧跟我说。”

董芷蕊这会稍微镇定一些,听到苏弘文的话他感觉苏弘文疯了,这不是给普通的患者做手术,而是给一名穷凶极恶的歹徒做手术,你干嘛还注意这些手术细节?这样的人一刀捅死他才好。董芷蕊想是这么想,但她却不敢说出来,因为后边两把枪指着她们,不过董芷蕊还是费解的看了看苏弘文。

苏弘文看到董芷蕊不解的眼神什么都没说,一伸手,董芷蕊出于本能就把手术刀递到他手里。

苏弘文一刀切开宋庆军眉下的皮肤,眉毛在手术开始之前已经让苏弘文用手术刀片给挂掉了,换成其他医生在这种情况下那还会在意备皮这个步骤,但苏弘文偏偏就跟在医院中做手术一样所有步骤做得一丝不苟。

皮肤一切开就有大股的鲜血涌了出来,这些血大部分不是手术刀切开皮肤时切断皮下的血管造成的,而是刚才的那一下撞击导致一条血管断裂造成的。

苏弘文很熟练的用敷料擦了下血,然后用止血钳一点点分离下边的组织,他没带透视眼镜,所以并不知道到底是那根神经断了,所以只能一点点分离皮下的组织,然后慢慢找到破裂的血管还有断掉的神经。

其实苏弘文完全可以带上透视眼镜一下找到那根断掉的神经,歹徒可不会想到一副很普通的眼镜会有透视功能,也不会阻止他带上。

苏弘文自然知道这点,但他就是不带,选择了一种比较慢的手术方式,他这么做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一旦成功他就能破开眼前这个局。

呼和浩特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市杨浦区控江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南充治疗睾丸炎医院
玉林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